主页 > R烛生活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5)】前福利官改当全职司机订单不断没空上 >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5)】前福利官改当全职司机订单不断没空上

时间:2020-06-13 来源: R烛生活 点赞: 423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5)】前福利官改当全职司机订单不断没空上

“活到老,拼到老”这句话用在前福利官陈爱丽身上,最为恰当。电召车开始入驻北马初期,她在朋友介绍下,当起兼职司机。福利官合约到期后,一刻都不想闲下来的她当起全职司机,也经历了电召车行业一开始“司机少、订单多”的黄金时代。

曾经最累是1天驾车12小时不停歇,乘客还未下车,新的订单又进来了,几乎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拥有4年多的电召车资历,从Uber独占鳌头,到Grab吞併整个市场,越来越多司机加入电召车行业当儿,陈爱丽毅然加入另一个新起的电召车公司Mula Car。她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形形色色人物与起落,最惊险的一次就是载到一名欲寻春的洋人嫖客,所幸最终有惊无险。

驾足12小时 一天进出湖内20趟

已53岁的陈爱丽,是在2015年正式成为全职电召车司机,开始奔驰的日子。她还记得,大约2015年下半年,电召车行业在短时间内达到巅峰,经常会遇到车上的乘客还未下车,手机又有新的订单进来了,上厕所、吃东西的时间都非常有限,她形容当时比较好赚,但做到很累。

后来陈爱丽从Uber跳槽到Grab,没想到情况更喘,Grab更受广大市民们的欢迎,手机订单不断进来,她一度喘不过气,直接关手机。

主要驻守在槟岛西南区的陈爱丽形容,当时单单载来自湖内、新港的外劳,就忙得停不下来,一天可以进出湖内20多趟,在小区中转进转出,非常夸张。

“外劳们主要喜欢去武吉占姆广场。Uber是以公里计算的,塞车时段也有算钱。后来Grab也加入市场竞争,以固定车资的模式,吸引大家更喜欢Grab的共车计划,一开始司机也忙得喘不过气。”

订单太多时,她说憋尿确实是家常便事,因为根本很难有时间下车,最高纪录是一天驾足12小时,间中只是下车吃饭一下而已。

“尤其是平安夜、跨年倒数这样的高峰期,更是忙得厉害。”

如今,越来越多人懂得使用电召车的手机应用模式,司机也越来越多了。

陈爱丽说,由于目前电召车行业多以现金交易,更吸引友族同胞的加入,而且不少是专攻入夜至天亮的乘客市场。

她指出,初期很少司机愿意驾凌晨的车,现在不一样了,有的傍晚6时开工,直接驾到第二天天亮,拼的是更高的车资与奖励津贴。

因此,如今的电召车订单较难有应接不暇的盛况。

“排除旺季以外,平时偶尔要等半小时、1小时才有乘客订单进来。”

洋人乘客要找妓女 车资不够还不愿下车

4年的电召车经历,陈爱丽也遇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最惊魂的是一名洋人嫖客。

当时她大约晚间10时许接到这名客人,他点的目的地是市区,不过,一上车后,该名洋客即表明要找站在街边招客的“entertainment girl”,问她有哪里可以介绍。

她随即回应,本地并没有像国外那样的站街文化,但该名乘客不相信,要求司机载他到市区兜兜看。

“原本已经到了目的地,也已收了车资。但他还不要下车,说还想兜兜找找看。我说这样的话,就要算包车的费用,他也答应了。”

陈爱丽现在想起来,也自嘲自己那时怎幺不懂得怕。她说,询问了几处,该名客人自然找不到所谓的站街妓女,当时也已过凌晨时分,陈爱丽感到再这样兜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载他回去位于槟岛西南区皇后湾广场附近的酒店住宿。

“到酒店门前时才发现,原来他身上不够现金,只能给一半车资。最糟糕是他还不想下车,还要邀我喝酒。我担心他这种人随时可能乱来,就直接跟他说不要车资了,再不下车,就直接载他去警局。”

她说,当时一直抓住门把,赖着不走的洋客被她的愤怒吓到才愿意下车,结束了整晚的闹剧。那晚她回到家时也已经凌晨3时许。

“第二天,我马上向公司举报这名乘客。公司也劝我,以后遇到这样的客人,不要担心白驾一趟,若情况不妙应马上请乘客下车,公司会照样计算津贴。”

她说,当时真的不懂得怕,但还好那时是热闹的假期夜晚,到处仍有很多人,相信若有不愉快事件,呼喊救命时还是有人听到。

无礼男子下车摔车门

另一个令她印象深刻的乘客,也是一名洋人男子,只因为抵达的目的地与他原本想下车的地点只有几步之遥,陈爱丽说他下车时竟然耍脾气摔车门,差点就要摔坏车门。

遇到这样无礼的乘客,只好自叹倒霉,再跟公司举报这个乘客很没礼貌。

至于外劳乘客,她说一般问题不大,只是经常给错地点而已。

加入Mula Car 订单较稳定

如今,陈爱丽在朋友介绍下,加入另一新冒起的电召车公司Mula Car行列。她说,一开始她也战战兢兢,去面试后,发现公司的优势是有提供车辆,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开始驾,至今工作结果令她非常满意。

她指出,Mula Car主要接送中港台游客,以中国游客为多,订单来得较稳定,而且不少包车需求。

“换言之,不用应付响个不停的订单,也不用忧虑订单太少,收入照样非常稳定。”

主要接送中港台游客

她说,目前她有百分之八十的工作时间,都是在驾Mula Car,但仍有保持Grab的司机户口,有时间时就驾Grab多赚一些。

习惯了奔走的生活,陈爱丽说她现在已不习惯打卡的办公室生活了。但她也感恩当福利局福利官6年的日子,她说那时帮助了许多不谙马来文的贫苦人士申请福利金,在家访、了解个案的过程中,觉得自己真的幸福多,从而也更珍惜往后的日子,能工作就工作,从不因为年过五十,就认为自己应该缓下来或停下来。

“比起在办公室内当一个打卡上班的书记,我宁愿当电召车司机。除了可以赚钱,也能知道外面发生什幺事情,跟乘客聊天过程中也获益良多。”

关键字: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申傅太阳神 申博sunbet娱乐开户 申博667878 sunbet360 菲律宾申博sunber官网 申博信誉官网 菲律宾sunbet官网口碑 申博体育赌场 申博sunbet官网 sunbet手机代理登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