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烛生活 >【现场直击】最奢华的软禁!朗格带VIP到丛林做什幺? >

【现场直击】最奢华的软禁!朗格带VIP到丛林做什幺?

时间:2020-06-13 来源: R烛生活 点赞: 442

【现场直击】最奢华的软禁!朗格带VIP到丛林做什幺?

钟錶品牌近年来很流行举办「製錶讲堂」之类的课程活动。因为啊,錶迷们常常抱怨,现在手錶都卖得好贵。品牌觉得,与其费尽唇舌一个个去解释,不如直接让客人亲手体验各项製錶技术,就会知道这些工艺技法有多幺困难。然后,也就不会嫌手錶卖得太贵,交货太慢,一个个乖乖地买单。

德国朗格上个月在清迈的热带丛林里举办的这场「 鉴赏家学院」,就是这样的活动。

朗格鉴赏家学院(Connoisseur’s Akademie)在泰国清迈四季酒店内举行,其独栋Villa建在热带丛林之中,被原始环境包围,让客人们可以静下心上课与赏錶。一走进Villa的入门处,即可以看到池子上立有朗格的商标。细节布置非常用心。我们一群媒体记者,全都穿上製錶师的白袍子,在教室内认真听课。製錶师的好意与不怀好意

每一次,我参加品牌所举办的这类型製錶课程,总能深刻体验到他们心中「好意」与「不怀好意」这二部分。

好意是:他们的确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非常诚恳而且热情地,想要把脑海里的製錶知识,全部告诉你知道;而不怀好意的部分是:他们总是「贼贼地」微笑着,等待你把螺丝弹飞,满地找零件时,那个困窘求助的表情。很坏。

十月中旬的清迈,阳光炙热但微风清凉。我坐在这间以Villa客厅临时改装成的製錶教室里,亲自动手体验了朗格着名的「二次组装」工法,以及机芯零件的镜面打磨技术,还有朗格独家tremblage 雕刻技法的祕诀。经过这次课程,我很确定我不要当一个製錶师。直接花钱买錶,轻鬆多了。

朗格製錶师从显微镜上向大家解释黄金套筒的二次组装过程。先旋开二侧螺丝,取下套筒,打磨成光滑镜面之后,再装上,并锁上蓝钢螺丝。整个过程都不能损伤打磨完成的零件,非常困难。朗格錶厂的首席雕刻师,在现场示範摆轮夹板花卉图案的手工雕刻技法,透过显微镜摄影机,看到他下刀运行,一气呵成。朗格「二次组装」的真正奥义

在朗格製錶之中,有一个非常独特的「二次组装」工法,每一枚机芯都会被组装二次。第一次组装,重点在于确定机芯里的数百个零件是否完全吻合并操作流畅。经微调确定之后,所有零件又全部重新拆解掉,然后再一一清洗、打磨与抛光,并且在特地零件上做传统装饰、雕刻。例如,夹板上的波纹,摆轮夹板上的雕花,还有K金套筒做镜面抛光。每枚机芯都进行二次组装,过程极为耗时,也因此让朗格的手錶产量少,交货缓慢。但这是朗格贯彻品质的重要坚持。

这次的课程,我们被交付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把首次组装在夹板上的「黄金套筒」拆解下来,经过「镜面打磨」之后,再二次组装到夹板上,然后把二侧的「蓝钢螺丝」锁紧。

我完全没有料到会被交付这幺困难的任务。黄金套筒与螺丝极为微小,光是把螺丝起子对準沟纹就是一大挑战。就算成功地螺丝旋下,表面也已经伤痕累累。

而黄金套筒被取下之后,则先把它平平压在一块软木之上,开始做镜面打磨。打磨方式是三片「钻石粉」研磨纸上做「8」字型的连续动作。右边最粗的钻石粉末会磨去较大的纹路,中间则让表面完全平滑,最后再以最细的钻石粉末,抛磨出镜子般的映人光面。

然而,这也非常困难。手的力道要轻而且平均,打磨面才平整无瑕。而且黄K金极软,如果太用力或打磨过久,则黄金套筒的高度降低,就无法与夹板等齐。装上夹板之后,原本打磨好的镜面又被镍子刮坏掉。螺丝位置无法对齐,蓝钢锁不上去。整个真是一蹋糊涂。失败(疯狂抓头)!

第一次组装完成后,未经过修饰打磨的机芯夹板,先把黄金套筒二侧的螺丝旋开,再以镍子把套筒取下。把等待打磨的黄金套筒,以工具轻轻压平嵌入在软木头之上。手拿着嵌有黄金套筒的软木头,在钻石粉末抛光纸上,做8字形的连续动作。右边最粗的钻石粉末会磨去较大的纹路,中间则让表面完全平滑,最后再以最细的钻石粉末,抛磨出镜子般的映人光面。被我夹烂的黄金螺丝

第二个任务,把螺丝平衡摆轮上的一颗螺丝旋下来,然后再装上去。

千万不要以为,这个任务简单多了。平衡摆轮上的螺丝,为了达到配重的平衡效果,是以黄K金製作的。其质地极软,光是把镍子夹上去,就已经把它夹坏掉了,更何况是把它旋出来再锁回去。最后,螺丝头被我弄到凹凸不平,有如一颗被压坏的苹果。失败!

朗格的螺丝平衡摆轮,以K金螺丝做配重平衡,每一颗都可以调整位置。但调校时要不伤害螺丝表面,非常困难。左右颤动製作出粒纹雕刻

第三个任务,我们则要亲手体验朗格製錶着名的雕刻工法。朗格製錶非常具有辨识度的原因,就是因为其机芯的每个部件都以特定方法修饰。同时,他们还有一个特别版系列叫Handwerkskunst,其面盘经由雕刻师以纯手工雕刻,甚至包括线条非常锐利细緻的品牌logo与时标数字,实在非常厉害。而这次我们要亲手体验的,也就是面盘上有精细均匀的「粒纹结构」的tremblage雕刻工法。

所谓tremblage技法,是雕刻师以特製刻刀,在面盘材料上做「左右颤动」的轻微动作。由于刻刀上有数道尖尖的刻痕,每颤动一次就留下一排颗粒,所以当雕刻师在面盘上以各个方向「颤动」雕刻,粒纹就会渐渐地布满在面盘之上。

朗格製錶师以显微镜跟大家解释「粒纹雕刻」的细节,其粒纹非常平均布满面盘,完全是以手工刻出。

但这也非常非常困难。每一次颤动的施力都要非常平均,粒纹的大小才会一致。同时颤动的手势要轻盈跳动,否则粒纹会被拖成一条长痕,再也无法补救。现场,只见全场学生们(有许多都是厉害的收藏家)大家沉默地低头工作,然后时不时发出懊悔的惨叫声。

以特製雕刻刀在金属上做轻微的左右颤动,刻刀端上的突出尖点就会留下粒纹。如果能以平均的手劲,从不同方向颤动,就能刻出平均的粒纹。这是我刻的,力道不均,又布满刮痕,真是惨不忍睹。

所以说,这些就是製錶师们「超坏心」的目的啊!他要让大家知道,这些工艺技法有多幺困难。然后你就不会嫌手錶卖太贵,交太慢,大家都乖乖地买单。朗格,真是又让我的见识到了。

朗格去年发表的1815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粒纹工艺」陀飞轮腕錶。其面盘採用tremblage技法手工雕刻。这是Lange 1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 錶款,于2014年推出。整个面盘都是以手工雕刻,再填入黑色珐瑯烧製而成,工艺非常厉害。朗格Richard Lange「芝麻链」小三针錶款的錶背机芯。在机芯的右侧,可以看到像脚踏车链条的芝麻链动力传输结构,非常精密。同时,其所有机芯零件也全部经过朗格製錶师的「二次组装」程序,达到最完美的程度。

在现场,朗格也在橱窗里展示了许多工艺錶款。包括才刚刚发表的Richard Lange 芝麻链小三针錶款。以及去年发表的1815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粒纹工艺」陀飞轮腕錶。还有「朗格1号」Lange 1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 錶款。

总而言之,就是要让客人们在被软禁在这座奢华酒店里的所有时光,全都被华丽的錶款包围,不断地催眠着:「手錶好美啊!手錶好美啊!快来买我吧!」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拉菲1app登录网址下载_千城娱乐app下载 澳门新葡亰0066_博万通娱乐官网 澳门新葡亰信誉平台游戏下载_极客娱乐App 海东万人在线登录官网_豪博手机娱乐 赢咖手机客户端_万家博下载 太阳集团娱乐网8722手机登录_葡京二十一点平台 600w娱乐下载_申博包杀包赢 通宝tb222手机版_葡京二十一点平台 凯时娱人生就是博乐APP_博万通注册,博万通代理 菲娱平台注册地址_三牛娱乐平台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