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烛生活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 >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

时间:2020-05-28 来源: R烛生活 点赞: 622

2017-10-31|撰文者:王玉善

水墨在整个东亚艺术史的发展已有千年来的历史,且每个时代有各自不同的代表人物,如五代时期生活于中原一带的艺术家荆浩、关仝,描绘了北方山水的雄伟,而活动于江南一带的的艺术家董源、巨然则表现了江南山水幽远。这两类不同脉络的画风,深刻的影响了日后山水画的发展。到了宋代,艺术家们在形式上进行了创新,如在绘画史中常见的范宽-雨点皴以及李唐的斧劈皴及青绿山水。



这些艺术家们的作品在形式上承载了当时代的人文精神,并与社会的思潮相互呼应,而直到今日,仍然受到许多艺术家的临摹与民众的赏析。从上述的内容中,我们基本上可以了解到艺术的发展除了对于美的感知以外,同时也伴随着对社会的感知,亦即是艺术与社会之间的连结是相当的紧密。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赤粒艺术展位,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图/赤粒艺术提供。



而发展到了现今,在多元思维的影响下,艺术的发展更是跨足了不同媒材与形式,特别在水墨的创新中也极具独特性,并在用墨的观念上,由形式上面来承载精神,发展到了对景物的感知与心理层面的内化后再进行创作的模式-建构出具有性格美的水墨语彙,甚至运用到複合媒材之中,让墨这一个传统媒材所蕴含的精神与意念,更为多样化。



赤粒艺术在本次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当中,为我们邀请到了三位韩国当代重要的水墨艺术家,金浩得、安美子、郑光熙,让我们可以从中去了解当代东亚水墨的发展,并看见艺术家如何以不同的手法与面貌,呈现内在心性于作品中。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由左自右:艺术家金浩得、安美子、郑光熙。图/赤粒艺术提供。



金浩得的「身体性」



金浩得的创作意念来自于「呼吸」,「呼吸」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生命的体现,也是探索外在事物的方式(如视觉上的自然)。他透过这个概念来感知我们所处的世界,并将其内化,转换为画面,表现于作品之上(融入想像力)。



艺术家特别与我们分享:「在形成这样的风格之前,也曾描绘过各种风格的作品,不过最终回到了探索事物的本质-点与线条的表现,用意在于更直接地表达出自我的感受,回归到灵魂、心相的深处。因此,如作品《山1》当中,其实也蕴藏了我过去接触的风、河流、山的经验,不仅仅只是视觉,更触及了其它感官。」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艺术家金浩得。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金浩得,山1(局部),水墨棉布,2014年。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值得一提的是,金浩得的身体性有两种绘画方法,第一种是以手指为媒介进行创作,它呈现的是对于景物感知的扩张性描绘,将个体经验直接性地呈现在画作之中。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艺术家金浩得。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第二种是以笔来表现快速的视觉感知。它与手指创作的核心概念是一样的,差异在于两者体现的感觉不同,描绘的事物也不一样。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金浩得,瀑布5,水墨棉布,2016年。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此外,金浩得也有以压克力进行创作的作品,如《山17-3》、《山17-1》,两件作品亦是以手指进行创作的,概念与上述都是一样的。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由左至右:金浩得,山17-3,压克力颜料画布,2017年;山17-1,压克力颜料画布,2017年。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安美子的「禅」意境



《惺惺寂寂》系列作品的创作方式相当特殊,艺术家以汉字字符为主题,以长达四、五的时间,反覆性的绘画于布面上,让重墨渲染的过程,展现出了墨的力度与层次及空间感,如布面上的字是以两年绘画,而全面渲染的部分也是两年。



之所以这样进行创作,艺术家指出她所欲表现的是一个非再现的意义,去除偶然性的创作,让自身可以去掌控画面上的布局。此外,每件作品上面的字符选择也不同,并在时间的淬鍊之下,让墨的力度展现在观者面前,也阐明了她的作品意念-她所选择的字,不仅仅只是一个符号,更深层地来说是以境的方式呈现。



《惺惺寂寂》源自于佛教的说法,指的是反思与提醒自己,让自我悟道。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艺术家安美子。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安美子,惺惺寂寂,水墨棉布,2013年。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郑光熙的「白墨」



郑光熙的创作过程是先将无数的纸,描绘上字体或者素描后,再将其包覆于木头之上,让多个木头排列于画面上时,可以看到墨的样貌。而作品当中留白的部分,则是艺术家以多层的纸包覆住原本绘有墨色之处而产生的删除效果,称之为「白墨」的概念。



这样概念的特殊之处在于被白纸包覆的地方,表达了一种认识论-有是有,没有里面又有的概念,同时也与佛教中的思维相结合。郑光熙运用文字与複合媒材之间的搭配,一层一层的体现了符号学的多层次与意义,从可被我们认识的文字,进而被拆解,包覆,最终呈现了埋藏在白墨之下的特殊符码。



「2017 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 赤粒艺术 当代水墨的创新与艺术家郑光熙。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从上述当中,我们可以看见了韩国当代水墨在形式发展上的多样性与概念上的特殊性,与我们过去所见的以形的外观来承载与描绘时代精神的方式相当的不同,艺术家们表现出更以心性与哲学来思考这一媒材的可能性,同时也在创作的过程中以独具特色的方法进行,尽可能的将形式与概念融合一体的风貌呈现给观者,激发观者更多的思考。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