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猫生活 >我们真的需要「善意的谎言」吗? >

我们真的需要「善意的谎言」吗?

时间:2020-07-10 来源: N猫生活 点赞: 624

我们真的需要「善意的谎言」吗?
图片来源:pixabay,CC0 Licensed.

当我们为了别人着想而撒谎时,我们称之为「白色谎言」。说白色谎言时,我们虽然放宽了道德标準,却不是为了自私的原因。不妨想一想言不由衷的恭维好了。

大家都很清楚白色谎言的金科玉律,假如有个身材不那幺苗条的妇人穿上一件漂亮的新衣服,她问丈夫:「我穿上这件衣服,看起来会不会很胖?」她的丈夫快速做了成本效益分析:假如照实吐露残酷的真相,那幺他可以看到自己的人生会变得多悽惨。所以他跟太太说:「亲爱的,你看起来美极了。」于是挽救了一个美好的晚上(以及他的婚姻)。

有时候,白色谎言只是细腻的社交手腕,但有时候却能创造奇蹟,帮助人们度过最艰难的困境。我18岁严重烧伤时,便对此有深刻体悟。

在一次几乎令我丧命的意外之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身体有70%的部分遭到三级烧伤。但医生和护士从一开始就不断告诉我:「一切都会没问题。」

我想相信他们。对我当时的年轻心灵而言:「一切都会没问题。」表示烧伤的疤痕和许许多多次皮肤移植的疤痕终究都会淡去,就好像有人在营火上爆米花或烤棉花糖时的烧伤一样。

我住院的第1年接近年尾时,有一天,职能治疗师告诉我,她想介绍我认识一位已经康复的烧烫伤病患,他10年前也遭逢和我类似的命运。她想要证明给我看,我还是可以走到外面的世界,做我平常做的事情─基本上,一切都不会有什幺问题。

但是,那位访客走进来时,把我吓坏了。满脸严重的疤痕让他的脸都变形了。他的手还可以动,因此他想出很多有创意的法子来利用双手,但几乎没办法用双手做太多事情。这和我原本想像的康复后情景,包括身体的机能和离开医院以后的样子,实在相差太远了。

和他会面后,我变得非常沮丧,我明白我的疤痕和身体机能都会比我原先想像的情况差很多。

医生和护士对于我即将遭受的痛苦,还告诉我很多善意的谎言。有一次我的双手必须动手术,手术时间将会长得令人难以忍受,医生要把一根长长的针从我的指尖插进去通过关节,以便让手指保持直立,皮肤才能慢慢复原。

他们会在每一根针的顶端栓个软木塞,我才不会不小心刮伤自己或戳到眼睛。和这些古怪的玩意儿一起生活了两个月以后,我发现他们会在诊所中把针拔出来─在没有打麻醉药的情况下。我担心极了,因为我可以想像,到时候一定会痛得不得了。但护士说:「喔,别担心,这是很简单的步骤,根本不会痛。」于是,接下来几个星期,我比较没有那幺担心。

等到他们终于要帮我把针拔出来时,一位护士先握住我的手肘,然后另一名护士用镊子把针慢慢一根根拔出来。当然,我简直痛极了,而且还痛了好几天─和他们原先形容的情况恰好相反。不过,事后回顾,我很高兴他们对我撒谎。

如果他们当初告诉我实情,我在拔针之前的几个星期一定惨兮兮,每天既害怕又紧张地预期到时候的情况,结果反而破坏了我迫切需要的免疫系统。所以,后来我渐渐相信,在某些情况下,白色谎言确实有它的道理。

【书籍资讯】

《谁说人是诚实的!》

我们真的需要「善意的谎言」吗?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钱柜亚洲真钱老虎机_金鼎娱乐app网址 菲华国际app_真人真钱网上娱乐下载 亿鼎博登录ydb6622_tv182澳门萄京 无极2平台登录_雅虎娱乐客户端 大发电玩城官方手机版_博万通注册 博亿堂老虎机PT_大阳城集团娱乐下载 名仕国际app_同乐城正网 蓝盾赌娱乐场_八方娱乐是什么网站 博狗线上游戏平台上9622_金豪国际娱乐 凯时kb88国际_亿彩堂快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