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元生活 >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 >

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

时间:2020-06-17 来源: G元生活 点赞: 982

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以《山海经》人物编神话音乐剧李易修妙用4方言糅合神仙话

李易修在举手投足间带有一股儒生气质,外表沉稳老练,内心却思绪万千,牵挂着当晚在槟城的《蓬莱》首演,偶尔拿起手机回覆舞台监督催促他入场技术彩排的讯息,希望在有限时间内,将灯光声乐与演员走位都顺走一遍,以达到他想像中的理想状态。

《蓬莱》取材自中国古籍《山海经》,同时也是他“超神话系列”中的第二部曲,首部曲则是2008年演出的《大神魃》。上古神话人物如旱魃、轩辕、刑天、西王母等轮番上台,但剧情早已走出古籍书写架构,除了保留古籍里的人物性格描写,故事都是由他个人编创。

“以《山海经》为蓝本纯粹是个人喜好。我很喜欢看神神鬼鬼的故事,无论是中西,好像《魔戒》、《地海战记》、《纳尼亚》、《聊斋》和《搜神记》等等。而‘超神话系列’便是模仿神话故事写成的剧本,利用原先就有的人物性格再重新编创故事架构。”

《山海经》书成之日距今年代久远,许多神话人物的故事描绘都仅有只字片语不尽深刻。然而,正是这充满想像空间的古籍,启发他自己想像一个完整的故事架构,补足书中所缺乏的叙事,并将所有角色牵连在一起。

不过,《蓬莱》的剧情里也藏有他的小心思。剧中讲述着崑仑神族与鬼岛神族间的斗争,但并非所有出场角色都来自《山海经》,因一些角色是他的再创作。

把台湾政治状况融入剧中

“熟读《山海经》的观众可能会发现我的小心思。但一般上,观众都会被我骗过去,认为云鬼、泥鬼这些角色同样来自《山海经》。其实,我只是在《山海经》既有的角色架构上,融入几个虚构角色,才会让观众觉得有真实感,但整体故事仍是属于虚构的。”

身为创作者,他尝试把台湾的政治状况融入《蓬莱》当中,希望为当地人民预留思考空间。剧中一句台词:“鬼岛,以前也不叫做鬼岛”,真正说明了当今台湾在国际上的劣势。

“故事梗概可能很普通,就是两大神族的相互斗争。但我希望谈的是台湾当今的政治状况,谈那段曾被殖民的故事,当代社会对于金钱、经济,人才的流动及慾望的流动等等。”

如今漂洋过海来到槟城演出,他却丝毫不担心观众看不懂剧内暗藏的心思。“我没有要求大马观众一定要读懂我隐藏的心思,他们可以单纯欣赏演员的演技、南北管音乐与歌声,还有我们的舞美设计。”

他说得雄心壮志,演出结束后,也的确获得大马观众的一致好评。

台词融合几种语言

观众有熟悉错觉

李易大学时期修读中文系,为他的剧本创作打下良好基础,甚至不少经典书籍成了创作养份。然而,毕业后,他不像其他同学投身在学术或传统戏曲当中,而是选择担任舞台剧演员,尔后才转型为编剧与导演。

“中文只是一种工具,让我可以阅读和叙述故事。例如我利用《山海经》内的人物角色创作,舞台剧演员们的台词语言,也是因为我曾修读音韵学而得以把4种方言独创成‘神仙话’台词。”

他披露,“神仙话”融合了广东话、苏州话、泉州腔闽南话与客家话的元素,不少大马华裔观众在观赏戏剧时,都会产生似曾相识的错觉。然而,在认真聆听台词时,却又不知其所以然,最终只能求助式的望向舞台两侧的字幕。

“观众并不需要听得懂台词,我设计这套神仙话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贴合剧中的时空。我描写的是上古时期的神话时代,无论我用广东话、闽南话当作台词都显得怪,那个时空感并不对。但以我结合这4种方言创造而成的神仙话作为剧中媒介语,却可以让中文背景的观众产生似曾相识的错觉,而这也比较符合戏剧里的时空背景。”

热爱南北管音乐

将之融入《蓬莱》

李易修喜欢阅读古诗词与传统戏曲,甚至爱上台湾早期的流行音乐——南管、北管音乐。

他说,在接受西方乐理的影响之前,南北管音乐便是台湾人民的流行音乐,除了常见于戏曲之外,同时也泛用在日常生活当中。在他创作《蓬莱》一剧时,他便尝试把南北管音乐融入其中,并以易经八卦为本,另创曲牌。

“南管唱腔用的是本嗓,就是用真音在唱歌,所以音调会比较高。但我们再创作时也会加入一些流行乐元素,因此,听起来又会与传统的南管音乐不同。就像《泥鬼之歌》,我请演员以北管咬字方式与高昂唱腔来演唱。”

虽然剧中南北管音乐的歌词都是由他亲手所写,但作曲者却是另有其人,即由台湾知名乐师许淑慧所创作。现场演出时,南北管乐手们坐在舞台后侧负责即时配乐与歌唱。

“我只是告诉她这一幕所需要呈现的音乐感觉,剩下的就由她自行发挥想像了。唯独有一幕是延用传统曲牌,便是关于《观落音》的那一幕,只有台词略有更改。”

又唱又演背神仙对白

演员吃尽苦头

长达两小时半的南北管音乐剧《蓬莱》,对演员来说是高负荷的演出经验。除了必须具备传统戏曲的身段演出,同时还要懂得演和懂得唱,并必须记得住‘神仙话’对白,若演员无一定功底,都难以驾驭演出。

“整部剧只有5个演员,年龄幅度横跨在三十至五十多岁之间。由于《蓬莱》对演员根基的要求极高,我需要的是配合度高并且受虐性强的演员,他们必须放下原有的功架去尝试新的事物。例如我把操偶戏也加入演出当中,但这些是演员们过去从未尝试的。而以类似传统戏曲方式演绎现代剧,整场演着一些可能没人看得懂听得懂的事物,这些都必须有经验的演员来完成。”

不过,《蓬莱》的演员在面对这位“大魔王”似的导演时,也不由得频频喊苦。越是临近演出,演员除了得匆忙装身打扮,同时还得狂唸台词。偶尔被路过的他听到有误,还会马上作出纠正。

后来,终有一位演员忍不住悄声地说:“我不要在他面前说台词了,待会他又继续雕我,弄得我更乱了。”

超神话系列料有三部曲

在李易修的创作概念中,超神话系列应该会发展成三部曲。三部戏剧故事梗概各自独立,但又隐隐贴合,可能是以前传或后传的方式写成,唯一不变的便都是出自《山海经》中。

他说,首部曲《大神魃》创作于2008年,而二部曲《蓬莱》则完成于2016年,中间相隔8年时间。

“在这期间,我把更多心思放在别的演出上。我并不是一个会强迫自己创作剧本的人,而是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并灵感爆发时,我才会去写这个剧本,但我希望第三部曲不会要大家等得太久。”

除了超神话系列,他也曾编导文学剧场,即以古代文人苏东坡、杜甫、李白、陶渊明、屈原及《诗经》等当作编导内容,以公益活动形式让观众免费入场观赏。

穿戴人偶面具上场 宛若神明附身

槟城场的《蓬莱》是在槟州大会堂演出,舞台空间大小、灯光音像设施与台湾两厅院相差甚远,但这并不妨碍李易修的演出。

从事剧场工作接近20年以来,他也见过许多大小不一的剧场规格,而导演、舞台监督的工作便是解决这些演出难题。

“以前我前往法国艺术节演出时,由于场地都是在偏远农村里,那里的墙壁大概都快腐化成灰了。当时,我们刚把投影器安装在天花板上,但没过一会便掉落下来,幸好有一名工作人员及时用双手撑住。所以,舞台条件不好对我们来说是常态,就算我们前往纽约演出时,也是会遇到类似难题。”

作为一个大型剧目,《蓬莱》的舞台美术设计华丽,场上道具精湛,服装别出心裁,包括让演员把人偶面具穿戴上身,宛若演员被上古神明附身一般的即视感。

他说,这些道具早在一个月前便通过海运运来马来西亚,单单是安装舞台的道具就塞满了一整个货柜。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