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元生活 >与誌诀别书——离职《号外》主编感言 >

与誌诀别书——离职《号外》主编感言

时间:2020-06-14 来源: G元生活 点赞: 214

与誌诀别书——离职《号外》主编感言
离职前的枱头。
与誌诀别书——离职《号外》主编感言

对于杂誌编辑的最初想像,应该来自《流行示威》。记得高中时看到书里一个关于《号外》的专访,才知道香港原来有本如此有型的杂誌,也彷彿从黄源顺身上获得了某些启发。而后来BAND 5学校出身的我,竟然顺利升到上大学,仲要主修中文,于是就很理所当然地梦想着,毕业后要当一名杂誌编辑。

又非常幸运地,我在沙士翌年毕业,面对经济不景,找了三个月工,终于被Golf Digest取录,算是成功入行。而一年之后,更透过自荐竟然就顺利加入《号外》,能够与黄源顺和曾凡一起工作。当时那种梦想成真的感觉,真的到今天仍然清楚记得。

而我在的杂誌路上,也是非常一帆风顺,加入《号外》后一年,就能跟「师父」卢燕珊一起合编阅读别册CITY BOOK REVIEW,邀到老师也斯一起创作专题连载,又自己胆粗粗地走去找刚拍完《烈日当空》的麦曦茵,策划短篇视觉小说「读本写真」。在工作以外,我更先后与同事TERRY和LEO仔成为同一屋檐下的室友,更邂逅了现任太太双宜。那是我廿多岁的杂誌人生,像拼了死命般勇往直前,而且十分享受,十分自我感觉良好。

2009年,由于很多同事都去了国内发展,本是最嫩的我瞬间就成为了最资深的。当时作为副主编,因为对上主编一职悬空了,所以在内容上我得到的创作空间突然变成前所未有地多,再不是一两本别册或一两个封面故事,而是整本杂誌!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前所未有地多的责任和义务。某程度来说,从前那种热血的编辑态度,已经不足够或是已经不可行,需要的是更多的计算更多的顾虑和更多的权谋。

当然我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毕竟没有太多人廿多岁就可以掌控一整本杂誌的内容。可是,努力了两三年后,最终还是适应不到。很多前辈劝我要赶快成熟起来,但当时的我却把那些所谓成熟的条件,视之为限制,限制着我未能随心所欲地做出最理想的作品。于是我贪心地渴求更多自由,同时也想证明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更天真地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话俾大家听,在香港做杂誌其实还有很多可能!

于是30岁那年,我离开了《号外》,在三联书店李安的支持下,与太太双宜和设计师BILLY,三个人一起创办了《what.生活文化誌》,以一期一主题的书誌形式,试图做出一本纯粹以美好内容来吸引读者购买,不需要依附于广告系统而又可以生存下去的刊物。结果创刊第一年,第一期「自主身体」便获得了HONG KONG PRINT ADWARDS的最佳创意大奖,第二年凭着「现代山海经」再次蝉联桂冠,但到了第三年,连试刊号共出版了六期的《what.》,因为在业绩上仍未能回本而停刊了。

《what.》的失败,终于使我能够深切地反省自己的不足。虽然在编辑层面上,我认同自己有着一定的能力,但作为一名经营者,则充满了各种缺陷与遗憾。就在这个时候,命运安排了我再次回到《号外》,这次更是出任主编一职。太太提醒我要好好思考和寻索当中的意义,就像轮迴一样,是否存在着某种课题未解决,所以再来一次。最初我以为这或许是想我学习经营,或是学习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中国人的管理模式,也顺着这个位置的需要,按着剧本努力扮演主编的角色。

真的,在回归《号外》这三四年来,我真的很尽力地去做了。可是,在经历了40周年及500期特刊后,我才终于明白到,原来自己根本成熟不了,儘管表面上装作如冷静坚强,但其实内心深处仍旧是当年那个爱横冲直撞的死小孩。当我意识到自己根本做不来的时候,反而奇怪地有鬆了一口气的感觉,就像:「呀,原来就是这样啊。我就是只有这个程度,最多就只能够走到这里了。但也不赖吧,也走得够远了呢。」

如果是以前,或许我会继续逞强继续逼迫自己去改变去适应,但喝过茶后就知道夹硬来的结果,不单只会伤害到自己,还会伤害到身边的人。于是,我决定选择离开,因为我已经明白到,回归《号外》这堂课,是想我学会好好放下,好好道别;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完结;能放下最重要的部份,才有另闢新径的可能。所以,这次我不单只要放下《号外》,更要告别「杂誌」——现在我已经知道,要把内心那片星空之美分享出去的方法从来都不应该只局限于一种。

是中年危机也好,是时代转变也好,是生命里剩下的日子已不多也好,趁着还有一点体力和精力,也趁着我十年大运的最后几年,我想为自己的下半生踏出新一的步。在这里,我想衷心感谢这14年来,因为杂誌而遇上过的每一人。你们的好与不好,成就了今天的我;多谢你们和我一起建立出各种各样的关係,更多谢你们承受过我的好与不好。在情人节的这一天,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学会拥抱这些属于自己的,好与不好,然后昴起头来继续经历人生。

也致仍在《号外》的战友们,很抱歉这次我要捨你们先去,请你们再一次包容我的任性,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也请你们继续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尽力去成为你自己所嚮往的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哪怕将来杂誌的路会愈来愈艰难,哪怕那个自己并不是太完美。

明天(2月15日)就是我在《号外》的LAST DAY,我知道杂誌的世界很大,但杂誌外的世界更大,而最终我们都会在另一个更大的世界里重聚。现在我先出去看看,下一站,我们再见!请呀!

(编按︰原文发表于Nico Tang个人脸书,承蒙转载。)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