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元生活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4)】按错目的地上车就睡着送醉倒女生到警 >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4)】按错目的地上车就睡着送醉倒女生到警

时间:2020-06-13 来源: G元生活 点赞: 625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4)】按错目的地上车就睡着送醉倒女生到警

创业路是艰辛的,尤其是文字事业。身为巴纳纳小说网网主,文艺青年黄楷霖为平衡理想与现实,几个月前当起兼职电召车司机,一有空就开启手机应用程式接载乘客。除了赚钱贴补车油,平时他心情郁闷时,也喜欢开车兜风,疏解压力,因此载客对他而已除了赚钱,方便的话还可以多一个聊天对象。

随着正职越来越忙,未来他也可以无需再当兼职司机,但这一段人生经历,无疑丰富了他人生的养分。细腻的他,在短短旅程,有时竟体验了人生不自主的悲欢离合、缘聚缘散。

人性的真、人性的伪,都在一段又一段的短途载客中,看在司机眼里。

塞车遭破口大骂 当面取消客人订单

对黄楷霖而言,电召车司机的位置与乘客是平等的,比起传统德士行业,这是现代的“共车计划”,我有车,顺便送你一程,你需要人载,以合理的钱换取载送服务,双方各取所需,理应互相尊重。只是过程中,难免遇到“我是老闆”心态的乘客,对司机呼呼喝喝,甚至强词夺理。29岁的黄楷霖,就曾经当面取消一名客人的订单,要他下车,另外召车。

怎样的事情,令他请客下车呢?原来当时他接到订单后,刚好遇到塞车,便在赶往接载的路程中,讯息乘客告知正在塞车,若不能等太久,可以取消订单再召车。

“那位客人没取消,我便依约去到现场。哪知他一上车就破口大骂,还说要投诉我。”

他感到百般委屈,就直接当面跟那位乘客说,既然有时间和力气等他来,他好不容易赶来后还要骂他,既然这幺不满就下车。

“我已一早说好,告诉他不能等就取消,塞车是没办法的。他还这样无理取闹,我也不想受这样的气,当面取消这订单,要投诉就随他去。”

最后,那幺乘客并没有特别去投诉黄楷霖,也许自知理亏,也可能黄楷霖令他见识到,不是每名司机都这幺好欺负的。

妻住院老伯老泪纵横有时在车上,从乘客言谈中,也无意间感受悲欢离合的哀伤。有一次到槟岛医院载客的经验,令他印象深刻。他说,当时是一家来自印尼棉兰的客人,分别是一名老伯伯,老伯伯的儿子与媳妇,以及一名孙子。

“他们一上车,气氛就很沉重,大概可以理解是家中有人生病。载他们回市区酒店途中刚好遇到塞车,老伯伯便开始跟我聊起来。”

原来一路上都是老伯伯的回忆,每经过一个地方,他会说他以前和谁来过这里,有些地方跟家人来过,也和妻子单独来过。

黄楷霖随口问老伯伯的妻子怎幺没有同行,老伯伯语气突然转沉重,说妻子在刚刚那个医院。

“我问他情况还好吗,他说不行了……然后就安静下来,眼泪一直流下。”

当下黄楷霖觉得很内疚,自责问错问题,令一名70多岁老人老泪纵横。坚强的伯伯很快也擦乾眼泪,与这名年轻司机回忆他与妻子的过去。

虽然大家只是人生过程,缘分只有短短20分钟车程,但黄楷霖却对老伯伯对妻子的深情,觉得很感动。

情侣车上卿卿我我

遇到令人好气的乘客,偶尔也遇到令人哭笑不得的乘客。他记得有次到机场载一对情侣回跑马园住家,打得火热的男女一上车就乾柴烈火,在后座乘客在言语与肢体上卿卿我我,完全视司机为无物。

黄楷霖自觉很尴尬,也觉得他们不太尊重司机,只好全程保持沉默。

“他们全程毛手毛脚,对白也露骨,我只觉得好晕!偶尔停在红绿灯前,从望后镜看过去,他们还在调情,觉得更晕!我朋友也载过这样的客人,很困扰!”

外劳较友善不介意给小费

载客经验,令黄楷霖对外劳大大改观。以前,他跟很多一样,以为外劳聚集的地方就是危险。但当了电召车司机,意外发现对司机释出最多善意的,竟然是这些跨海打工的移工们。

他说,虽然因口音上的差异,这些大多来自印尼的外劳们一上车,大多保持沉默,但也会不忘称呼司机先生们为“Kor”(对男士的亲切称呼)。

他指出,外劳大多也很有耐心等待司机,若遇到塞车,他们不会取消订单,反而会很耐心地等,上车后也不会给司机脸色看。

令他最意外的是,外籍劳工们是最不介意给小费的,例如7令吉车资,有些给了一张10令吉后就马上下车,坚持不要司机找。

“大家都是打工的,通常我坚持要找钱,还没说完他们就下车了。若一天载10趟客人都是外籍劳工,几乎其中2、3个外籍劳工都坚持要给小费。”

比起1、2令吉都要“吃”司机的本地乘客,善解人意的外籍劳工显得好相处多。

“虽然有些外劳的举止比较粗鲁,或者身上涂有我们不大会欣赏的香味,但他们大多都非常友善、淳朴、老实。在我的载客经验中,外劳乘客还好,比较头晕的都是本地乘客。”

菲佣难捨好僱主

另一则令人动容的经验,则是主僕情深的故事。

“那是一名即将回乡定居的菲律宾女佣,她一上车滔滔不绝跟我聊天,也聊起她的雇主,说她在雇主家已工作20年了,虽然捨不得,但已到了回乡照顾家人的时候。”

这名菲律宾姐姐的僱佣情况非常独特,老闆是一名男性独居老人,连黄楷霖也不禁问她,孤男寡女同一屋檐下生活,难道没有超友谊感情?

他说,这名菲佣很肯定地说,与雇主不是男女关係,之间清清白白,她在菲律宾也早有丈夫与孩子。

“她说,雇主一直视她为妹妹,只是当初一个人住不习惯,便请女佣料理家务。她说每次她回国,雇主都会帮她打点一切,这次回去后就不来了,雇主也给了她很多建议,包括如何先安顿好在家乡的生活。”

他就这样一路听菲佣对雇主赞不绝口,甚至盛赞本地华人很有人道精神,尊重外佣。“下车前,她还说担心以后雇主一人生活,不懂是否可以适应。”

忧女乘客安危

由于平时有正职,因此楷霖大多夜晚才出来开车,偶尔开会到深夜,就会顺便打开程式,看看一路上有没有人打车。有一次,他就载到一名醉到不醒人事的华裔女生,幸好他是正人君子,我国治安也算还好,该名女生最终安然无恙,但也让他虚惊一场了!

“那时接近午夜12时了。我去到那边,才发现她按的目的地,和接载地点一样!这显然是按错了,只是她一上车就马上醉倒,完全问不到要去哪里。”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不敢妄自打开女乘客的包包检查住址,也担心该名女乘客这样的情况,当晚遭遇不测的话,他也随时麻烦上身,于是就直接载她到附近的警察局,自己也去录口供交代情况。

生意自然是没做成了,还跑了警察局一趟,但至少也解决了一桩麻烦事。

喜欢听他人故事

黄楷霖喜欢听他人的故事,当电召车司机的经验,令他看见这个城市现实但又处处温情的一面。

“一般若乘客愿意主动开口聊天,聊得来的话,才有机会谈比较多。否则司机会安静驾车,避免干扰乘客休息。”

除了从事文学创作,黄楷霖也投身出版事业和网络设计,偶尔生活压力大,夜晚出来驾车兜风,顺便赚一些外快帮补生活费用。

“如果一天驾3小时多,也会有约百多令吉的收入,可以承担车油,也不错。”

随着工作越来越多,若交通部未来落实电召车司机也需申请公共交通执照(PSV)后,他也可能不再开车载客了。

关键字: 电召车司机的故事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九江K城生活|传播热门新闻|每日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